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祖师传记
昌臻老法师事迹点滴
发布时间:2016-08-30 点击次数:

  昌臻老法师事迹点滴

  李豫川

  一、祖训造就人格,勤修福慧心转命

  昌臻法师,俗名张耀枢。张家的祖训“谦让、和平、恭敬,吃亏、受气、耐烦”造就了恩师一生非常圆满的人格。

  2009年春,庐山东林寺《净土》双月刊开始连载笔者译注的明代袁了凡的《训儿俗说》,昌臻法师阅后,对笔者之妹口述了一段儿时往事:

  “我自幼体弱多病,算命先生曾预言我除非出家修行,培植福德,自我改变命运,否则就会短命夭折,活不过十五岁。当时成都有一位著名的相士,名叫王玉溪,此人很有学问,并有著作行世。他为人看相后,总要写一份他的论断并加盖私章,交给请其看相的人保存,以示负责任。当时传说他作出的论断就像法院的判决书一样,断生死如神。民国十八年(1929年),我祖父和父亲带上年仅十二岁的我去请王玉溪看相算命,王亦断定我活不过十五岁。当时祖父和父亲问王:如果为我培福积德,并求佛菩萨加被,能否延年益寿?王考虑后回答可延至二十岁。又问可否再延长,王就不回答了。当时父辈们非常焦虑,自己也很恐惧。为了祈佛保佑我长久康健,笃信佛教的父母将我这位年幼的长子送到文殊院皈依并“出家”(旧社会有此习俗,对多灾多难的小孩,送寺院“剃度”,托庇佛门),每日教我勤诵观世音菩萨圣号和观音经咒、大悲咒,勤做善事,修福修慧,作为助行;并为我大量放生、布施。渐渐地,奇迹出现了,我的身体一天天好了起来,开始进入学堂勤奋读书。外祖父刘咸荥也常常用自己年轻时的一段经历教育我‘命由心造’,树立自我改变命运的信心。”法师讲完这段故事后,微笑着说:“《了凡四训》就是讲的这个道理,由心造命,我现在活了九十多岁了。”

  在此值得一提的是,法师的母校——朝阳大学法律系,就是今天的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的前身。

  二、昌臻法师一家的观音妙缘

  “我家三代人都信奉观音大士,称念名号获免灾难的事迹不少。抗日战争中,1940年夏天,一次,日军出动一百架飞机,轰炸成都市区。我家住城南,这一带投弹较多。当时全家大小20余人,均匍匐树下。在万分惶恐中,都高声呼喊“观音菩萨”,望求救护。结果,右侧邻居躲在防空洞内的也被破片打死;对门齐鲁大学张教授的妻子,睡在床上,弹片破窗而入,当场被击毙;而我全家竟无一人受伤。

  又一次,一颗炸弹击中我家楼房(木结构),中梁被打断,但房屋未倒塌。炸弹入地下两米多深,冒出浓烟,幸未爆炸。事后,防空部门通知,叫全家撤离,才将炸弹挖走。至今回忆此事,还心有余悸。试想:如果不是依靠观音菩萨的大威神力,怎能使在露天下的全家人,大小平安,毫无损伤呢?!房屋中弹、断梁,既不倒塌,又不爆炸呢?!”

  三、关于张耀枢的婚姻家庭

  张耀枢一生命途多舛,妻子颜涓非常贤淑,夫妻伉俪情深。颜涓为清末翰林颜楷之女,解放后任四川财经学院、四川林学院图书馆馆员,于1962年病故。妻子的早逝,使张耀枢深深体会到人世的无常,从此独居,吃长素,力求净化身心,进一步探索“自度度人”的人生道路。

  中年丧妻的张耀枢,1989年又丧女,饱尝了老年丧女之苦,但他能在极度悲伤中自我解脱。在香烟缭绕的成都文殊院放生池旁,他念诵着《往生咒》,将女儿的骨灰撒向放生池。水面上荡起一朵朵小小的“白花”,这水中有他的一片深情、一份厚爱与永远的怀念。有人不解,张耀枢说:“人的神识已离开,躯壳留着还有何用,一切众生包括动物都有佛性,这样做是为了做布施,用骨灰喂其他生物,既和众生结缘,也破除对躯体的执著。”昌臻法师在其遗嘱中也说:“骨灰捣碎,加白糖、面粉撒林中,与众生结缘,并偿夙债。”

  四、昌臻法师的住处与以身作则

  笔者1993年深秋与同修八、九人自驾面包车去拜谒恩师,中午在报国寺吃午饭,恩师给我们置办了一桌丰盛的素席,而他自己却坚不入席,与寺内僧众一起吃起了平常的饭菜。饭后,我们参观了恩师的卧室,室内简陋无比,仅一张老式硬板床、四枝竹竿拄起一领方形旧蚊帐、一床棉被、一席垫褥而已,既无电视机,更无什么空调、取暖器之类的家用电器,此情此景,使我们深为感动,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恩师一生,总是为他人着想,从不为自己考虑,毫不利己,专门利人。

  尽管每日寺务繁忙,操心劳神之余,昌臻法师仍以身作则,带头参加体力劳动,八十左右还脱衣卷袖,挖土铲石,清扫殿堂。生活上自奉甚俭,苦行修持,缁衣粗布,身居陋室,和僧众一起过堂用斋,不搞特殊化,这在报国寺是有口皆碑的。十七年来,先后建成了祖师殿、地藏殿、天王殿、和平塔、钟楼、鼓楼、安养院、念佛堂、离欲念佛苑(居士学修楼,可容纳五百人吃住和常年念佛)、六和楼(僧人宿舍)、离欲上人纪念堂、五观堂、教学楼、图书室、阅览室、法宝流通处、追思亭、放生池、荷花池、茶园、花圃等,同时,新刻摩崖佛像5处,除已有的缅甸玉佛15尊外,又陆续迎请回19尊玉佛。使这座已有1400年历史、曾两次被毁的古刹,以崭新的面貌迎接十方信众的参学、观礼、朝拜。昌臻老法师尤注重僧才培养,先后剃度出家众弟子70余名。至于在家皈依弟子,则更达数万名之多。

  五、病中不忘念佛,悲心堪为楷模

  2001年深秋,昌臻法师在遂宁广德寺讲经说法后,因劳累过度,体力不支,突发心肌梗塞,昏倒在地。当时正值夜晚,恩师怕影响一千多名听众的休息,坚决不让侍者告诉任何人,更不准告诉寺院常住,惟一心默念佛号。后来侍者看到实在不行了,才悄悄给他的亲属赵启林居士、林成高居士打电话,当时赵、林等人正在仁寿报国寺参加法会,闻讯半夜赶来,恩师却叫他们去休息,并说:“广德寺修得很庄严,你们明天好好去参观一下。”恩师怕打扰别人,直到第二天早晨才让人把他送到遂宁市医院抢救,后又转到成都市第三人民医院检查,其时休克时间已近二十个小时,但从外表看,恩师依然很安详,根本不像休克的病人。

  又过了一段时间,恩师因患前列腺癌,须动手术,不得不转到华西医科大学附属医院住院治疗。当时恩师亲属、医生、护士及弟子们都提心吊胆,担心恩师已85岁了,保险系数不大。但当手术完毕,恩师被推出手术室,见到等候的人群时,第一句话就是:“我今天念佛比往日还清净。”说得医生、护士都笑了,说:“您老人家此时不要说话,好好休息。”又说:“您老人家不像是自己在动手术,倒像是在观看别人做手术似的。”此后恩师数次说:“我有两次临终的体验,对念佛的信心更增强了。”在华西医科大学附属医院肿瘤科住院时,所有的癌症患者都悲观绝望,惟恩师安之若素,以一脸的安详平和,迎接每一个黎明;以圣洁之光,驱散一层楼的晦气。人们都低语相告:病房里住着一个慈航普渡的高僧。恩师虽是癌症患者,但医生、护士都把他视作“完人”。

  六、慈护众生,庄严国土,利乐有情

  昌臻法师为保护生态,美化环境,还向县政府建议把龙门乡设为森林绿化区和鸟类保护区,在寺内大力植树栽花,如今,榕树、银杏、桂树、红梅、腊梅、雪松茁壮生长,森林覆盖率达70%以上,年年均被评为“园林式单位”;同时投放近万只珍贵鸟禽,使报国寺绿荫红墙,鸟语花香,环境幽美,风景宜人。

  【编者按】本文为本刊编辑部据李豫川《昌臻法师生平史料补遗》节录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