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净土指归
大安法师谈母亲念佛及往生
发布时间:2017-07-11 点击次数:

  2008年9月18日下午四时许,一位83岁高寿的优婆夷在东林寺安详往生,这位有大福报的老菩萨,便是庐山东林寺代住持大安法师的母亲。
  
  母亲的往生,使大安法师原定19日赴香港参加“净土之光诗歌音乐法会”的行程不得不延期了。经过商议,在安葬了母亲遗骨之后,大安法师于21日下午二时乘飞机赶往香港,在晚上的《净土之光》诗歌音乐会中,亲自朗诵阿弥陀佛的四十八大愿愿文。
  
  21日下午四点多鈡,大安法师来到法会会场。待心贤法师讲座结束后,司仪恭请大安法师上台,给香港信众做开示。
  
  在热烈的掌声中,大安法师上台向阿弥陀佛接引像深深一鞠躬,然后就自己的迟到向香港佛教三德弘法中心主席净雄法师和全体信众表示歉意。
  
  大安法师的开示从母亲善良苦难的一生说起。母亲一生生育了7个子女,一辈子省吃俭用含辛茹苦把孩子抚养成人。法师回忆说,母亲特别善良,可以说是毫不利己专门利人,每到逢年过节,家中无论如何拮据,母亲也会想办法让孩子们穿上新衣服,而自己却总是一身打着补丁的旧衣服。不仅对家人,对邻里也是如此,家里有点好吃的,总不忘邻家的孩子。
  
  大安法师对慈母的回忆,深深打动了台下四众弟子的心,会场上鸦雀无声。
  
  大安法师说:“2000年,我萌生了出家的心愿,母亲并不赞成,她老人家怕儿子出家后吃苦,我只好采取了先斩后奏的方式,想到这一点,我就觉得很对不起她老人家。后来母亲看到我出家后的衣食住行,稍稍放心了,再后来在我的影响下母亲学佛了,慈母对我的出家完全理解和赞同了。母亲皈依后,请受了五戒,不久又受了菩萨戒,母亲一生的辛苦和磨难,使得她对西方极乐世界非常向往。去年母亲病重,我把她接到东林寺住,她老人家天天把一句佛号挂在心中口中,她说:‘我再不来轮回了,就是爬,也要爬到西方极乐世界去!’”
  
  会堂中顿时响起一阵热烈的掌声,许多人眼里都含着晶莹的泪花。
  
  大安法师继续说:“今年8月底,母亲再次病危,东林寺四众弟子轮班为母亲助念。18日下午三点半我去看望母亲时,老人家神志还清醒,到了大约四点鈡,姐姐见母亲面容安详、面带微笑,还以为她睡着了,上前仔细观察,才发现母亲已经往生了。后来我摸摸母亲的头顶,是温热的……”
  
  又是一阵掌声,打断了大安法师的话语。待掌声稍息,大安法师补充说:“再后来据姐姐和女居士们说,给母亲换衣服时,她老人家的身体,像婴儿一样柔软!”
  
  全场信众群情振奋,掌声久久不能平息。
  
  大安法师开示说:“从先母这样一个非常平凡的苦难众生的往生中,我们更加能够体会到西方极乐世界的真实不虚,体会到阿弥陀佛摄受众生愿力的不可思议!记得母亲刚念佛时,听一位法师说‘万修一二去’,老人家泄气了,说‘我业障深重,肯定去不了’。后来在我的一再开导下,老人家鼓起了往生极乐的信心和勇气。”
  
  大安法师提高嗓音鼓励说:“净土法门,‘信、愿、行’是关键,只要我们不怀疑不犹豫不自卑,深信切愿持佛名号,临命终时,就一定能感得佛菩萨现前接引,带业往生;就一定能在一刹那间莲花化生,永脱轮回!”
  
  大安法师富有激情的声音,在会堂上空久久回荡。香港四众弟子纷纷站起,用雷鸣般的掌声,表达对法师的恭敬,对往生极乐的信愿和信心。
  
  记者:法师,先母郑根英老居士于2008年9月18日安详舍报往生净土,老人家往生的情况以及往生的瑞相在海内外信众中产生了巨大的反响,您在不同的场合也对先母的往生情况作过简要开示,我们也想借《净土》杂志这个平台,请您对老人家往生的情况以及您在送老人家往生的整个过程当中的感触为海内外信众作一个完整的开示。
  
  法师:好的。先母在往生前后的这近一个月的时间里,本人收到了很多信众关心和问候的信息,很多寺院和念佛团的四众弟子都自发的为先母助念回向,本人深深的感动感恩。先母蒙阿弥陀佛慈悲愿力的加被摄受,得东林比丘与居士的助念,往生瑞相显著,表现有四:
  
  一、9月18日临终时,病痛中止,脸色安详面带微笑,如睡梦中去。
  
  二、头顶温热。
  
  三、经24小时念佛后净身换衣,全身柔软。
  
  四、荼毗得二百余五色舍利花考诸先母信佛念佛十余年,具备愿生之心,加上四种瑞相,足证往生无疑。
  
  记者:在寺院的莲友都见证了这些,倍受鼓舞。能否介绍一下老居士的生平行业,或能助益净业行人的修持。
  
  法师:先母出生在1926年10月25日,享年八十三岁。青少年时代都是在神州动荡的战乱中度过的,我们小的时候,常听母亲讲起抗战时期全家逃难时的情景,辄兴“宁做太平犬,不为乱世人”之叹。以后成家,生育二男五女,仅靠我父亲一人的工资生活,如果没有相当的勤劳和勤俭持家的能力,要维持这个家庭生活,是不堪设想的。母亲虽然没有什么文化,但她心地善良,乐善好施,意志力坚韧。对子女的抚育,竭尽心血。大儿子小时身体虚弱,多次大量输血给瘦弱的儿子。忙治家务里里外外,难得一刻的闲暇。每年大年三十,通宵为子女缝制新衣。对本人的出家,母亲刚开始是不赞同的,常常暗中垂泪。本人对在世间法上未能做到孝养父母,还让母亲担忧,深感愧疚,惟有发愿专勤道业,自利成就后再来报孝今生乃至多生多劫父母而已。
  
  先母有佛缘善根,据她自己说,年青时曾萌发过出家的念头。1994年7月15日,在我的影响下礼北京广华寺上修下明大和尚皈依三宝,法名澄根。2005年9月19日,在东林寺上传下印大和尚座下受五戒与菩萨戒。学佛十余年,坚持茹素做功课,间或也听些讲经光碟。先母早先听有的光碟讲,古人修行万修万人去,现代人念佛万修一二去。她就自付,自己业障重,念佛又没有功夫成片,又没有文化,不懂教理,往生比例这么低,那自己肯定往生无分。这样对念佛往生一直信心不足,然还是泛泛悠悠地吃素念佛,为求临终无病痛,求来世有个好一点的去处。
  
  2003年,本人常住东林寺后,先母也时常从南昌到寺院小住一段时间。本人针对她往生信心不足的情形,常常介绍阿弥陀佛的大愿,只要信愿持名,阿弥陀佛保证一个不漏地令我们往生。加上与本寺居士的交流,先母对往生净土,渐渐升起了信心。
  
  2007年5月,先母在家里摔了一跤,全身不得动弹,年事已高,又长期因糖尿病打胰岛素,身体非常虚弱,住院治疗一段时间后病情有些好转。本人到南昌看望她时,问她愿不愿意到东林寺来住,她一口答应,表示要到东林寺来求往生。这样就在寺院长期住下来,一边护理性治疗,一边由护法居士陪着念佛,一年多时间,虽然有些病痛,起床行走艰难,总的情况还算安然。
  
  今年8月底先母的病情开始加重,饮食减少乃至中断,病痛之中声声求往生,希望我帮她一把,于是我们开始分班助念。刚开始助念的时候,她的信心还是很强的,一定要往生,“爬也要爬到极乐世界去”。助念了十几天后,病痛的反复侵袭,心态有些急躁了,信心开始动摇了。‘念佛怎么没有感应呀’‘阿弥陀佛怎么还不来接我呀’,甚至一度不愿意听佛号了。我当时劝慰开导她,要心平气和,只要有信愿,专注听佛号阿弥陀佛临终一定会来接你的!根据当时的情形,将多人助念改为护理性助念,二、三人在房间轻声念佛。当时看着母亲被病痛折磨得那么痛苦,自己又无能为力,心里非常无奈,只有含泪呼唤阿弥陀佛救助。
  
  到了18号,情况明显好转了,母亲在佛号中神态安详,默念佛号没有任何的痛楚。我在下午3点钟左右去看她,母亲神态非常安详,睡着了似的,嘴角还带着微笑。在这之前她还对助念的居士讲“放心呀安心呀,我要往生了”。4点钟我赶过去的时候,在场的医生正在检查,少顷医生说老人家安详往生了。我赶紧大声念佛,为防滑入中阴身,又做了一个十声念佛,提醒信愿求生的开示,半小时后,我试探先母的头顶,感觉是温热的,19号净身更衣的时候全身柔软,23号荼毗烧出很多五彩的舍利花,烧出来的头盖骨,敲击之下发出金属般的声音!这次助念的感受,本人曾有两句话表达:“母受病苦儿伤悲,亲登极乐子欢喜”可谓悲喜交集。
  
  从母亲往生的事例我深深的感到阿弥陀佛的威神愿力真实不虚。佛说净土法门是一切世间极难信之法,这种极难信就在于我们对阿弥陀佛拯救我等众生的大不可思议威神愿力不能生起决定的信心。我们往往把往生这件事和自己功夫的深浅、自己水平的高低联系在一起,孰不知阿弥陀佛的慈悲大愿是无条件救度的。净业行人一定要树立这样一个知见:只要我们信愿持名,万修万人去,决不是什么万修一二人去。造作五逆十恶就要下阿鼻地狱的众生忏悔念佛都能去,我们为什么不能去?鹦鹉、八哥等禽兽念佛都能去我们为什么不能去?纵观历代祖师大德的著述与讲法,横说、竖说、炽然说、无间说,就是在破疑生信,建立信愿念佛决定往生无一漏网的信心太重要了!我们应当时常熏闻历代净宗祖师的言教,恒常精进的念佛,从中建立念佛往生的信根、信力,有了信心我们就得救了!
  
  记者:老居士学佛的经历和往生的过程,对当代净业行人正见的树立以及往生信心地建立真是有莫大的启发意义。感恩法师的宝贵开示,也祝愿老人家莲品增上,早日乘愿再来!南无阿弥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