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佛经讲义
佛说四十二章经讲记(四十五)自立法师
发布时间:2016-12-21 点击次数:

  第三十七章念戒近道

  佛言:佛子离吾数千里,忆念吾戒,必得道果。在吾左右,虽常见吾,不顺吾戒,终不得道。

  上一章谈到好几种人生很难得的,尤其是‘值佛世难’和‘遇道者难’,我们能够遇到佛出世、听到佛亲自为我们说法,或者能够遇到一位德高望重的善知识,常常亲近他,都是很难的。佛恐怕会引起大家的误会,认为一定要能亲近佛身,才算有福报,才能够悟道,其实不然,所以佛在本章,告诫弟子们,应当以是不是遵守佛所制定的戒律,有没有遵照佛所讲的法去做,来作为亲近佛的准则,绝对不是以外表的形迹,作为见佛的标准。因此,本章名为〈念戒近道〉,讲的就是我们必须念念不忘戒律,坚守持戒,这样,我们就可以接近于佛道。

  ‘佛言’,释迦牟尼佛告诉我们:‘佛子离吾数千里’,有的佛弟子,他虽然离开我有好几千里之远,很难跟随著我。但是‘忆念吾戒’,他能够时时刻刻回忆、记得我所制定的戒法,并且切实地身体力行,‘必得道果’,他将来一定能够证果、得道。反过来说:‘在吾左右,虽常见我’,假如每天从早至晚,同我生活在一起,终日在我的左右,虽然经常见到我的面,但是,‘不顺吾戒’,对我所制定的戒律,不能够依顺、照著去做,‘终不得道’,一辈子都没有办法证得道果的。

  以下,我再引《大宝积经》和《佛遗教经》的经文,证明本经和它们所说的道理是一样的。

  《大宝积经》说:‘若有众生,见我色身,而不护其戒,有何所得!如提婆达多,虽遇于我,犹堕地狱。’

  假如有一个众生(包括出家的弟子,在家的信徒),虽然看见我这个肉体(色身),但是不能保护戒律,照著戒法去实行,到最后有何所得呢?不会得到什么的。举个例子,好像提婆达多,他是佛的堂兄弟,可以说他常常见到我,但是他并没有遵守戒律,总是跟我捣蛋,破坏僧团,反而造了许多的罪恶,所以他最后堕到地狱去了。自作自受,佛也没有办法救他的!

  《佛遗教经》,一开始就说:‘汝等比丘,于我灭后,当尊重珍敬波罗提木叉,如暗遇明,贫人得宝,当知此则是汝等大师,若我住世,无异此也!’

  这段经文的意思是:你们这些比丘(包括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佛的四众弟子),在我灭度(圆寂)以后,应当要尊重珍惜波罗提木叉。波罗提木叉是印度话,翻译成中国话是‘戒’。也就是要慎重地尊敬戒律。说一个譬喻,好像我们在黑暗当中,遇到了光明;也好像一个穷人,得到了财宝,这是非常了不起,令人难以形容的法喜。你们不要以为我才是你们的大师,要是我不在世的话,‘戒律’就是你们的大师了,好像我住在世间一样的。

  大家看看,在我们大雄宝殿木雕的‘释迦传’,最后一幅佛右胁而卧,就是涅槃像。释迦牟尼佛要离开人间了,四周围著他的弟子,在那儿守著他,听他最后的教诲。当时,这许多弟子虽然出了家,但是见到师父将要离开这个世界,非常的悲哀,尤其是最接近他,当他侍者的阿难尊者,更是悲哀得不得了,不断地饮泣。

  后来有位师兄弟提醒大家:‘现在不是我们哭的时候,世尊快要离开世间了,我们还有好多重要的问题,必须赶快请教世尊,才是对的。’

  经过大家商量以后,向佛提出了四个最重要的问题,其中一个就是:‘佛住世的时候,大家都以他为师父,佛涅槃以后,大家失去了依怙,该依谁为师父呢?’

  佛说:‘我虽然不在了,但是我讲的佛法,我制定的戒律,还保存在世间,所以,我走了以后,你们应当“以戒为师”,依著戒律而修行,这样,跟我住在世间,没有两样的。’

  所以,我们常常见到弘一大师的墨宝,写著「以戒为师’,这也就是我今天所讲的第三十七章的中心思想。

  讲到这儿,我再告诉大家一个和本章中心思想有关的故事。

  佛在世的时候,有一个小国叫波罗奈国,离开佛居住的舍卫城(又称为舍卫国)很远。那里有两个比丘,有一天互相商量:

  ‘我们出家这么久了,也没有机会亲近世尊,实在很遗憾。要是我们结伴去见佛、拜佛,请佛当面给我们开示,那是最好的。’

  说走就走,两人带了随身用具,向著舍卫城出发。谁知在途中,水壶里面的水已经喝光了,在附近又没有水,到处寻找了好久,才看到一座古井,里面有一点点水。这两个比丘早已渴得要命,一见到水,好像看到甘露一样的,其中一个就迫不及待地拿水壶盛来喝了,而另外一个比丘却详细地看,发现水里面有好多好多的小虫,就不喝了。

  喝水的比丘感到很奇怪,问他:‘你为什么不喝呢?为了要见佛陀,你不要这样执著嘛!’

  ‘我宁死也不要喝!’

  我们知道,印度是很热的地方,报纸上经常报导好多地方热死人的。这位没有喝水的比丘,为了坚持不杀生戒,就这样渴死了。他的同伴看到这情形,也是无可奈何,只好怀著悲伤的心情,继续向佛居住的地方走去,经过了两天两夜,总算来到舍卫城了。

  话说回来,再说那个守持戒律而渴死的比丘,死后神识就生到忉利天去,得到天身,是有神通的,他当天晚上就到佛的住处--祇树给孤独园,向佛顶礼。佛看到他,非常欢喜地给他开示,他当下获得清凉自在,证果了。

  可是没有死的比丘,迟了两天才见到释迦牟尼佛。

  ‘你从什么地方来呢?’佛明知故问,‘你是一个人来?或是有同伴一起来呢?’

  这比丘一听到佛问,马上嚎啕大哭:

  ‘佛啊!我们本来是两个人来的,但是他没有喝水,在途中渴死了,所以我今天才一个人来。’

  于是,他把经过从头到尾向佛说了一遍。

  佛说:‘你这个痴人啊!今天亲自不远千里而来,在你的想法,你是见到我了,其实,你并没有见到我。相反的,那个你以为早已死了的同伴,却在两天前已经真正来见到我了。’

  这故事出自律部的《僧毗律》,你们假使要了解故事的详细情形,在[大藏经]里面说得很清楚,可以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