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佛经讲义
佛说四十二章经讲记(四十二)自立法师
发布时间:2016-12-15 点击次数:

  第三十四章处中得道

  沙门夜诵迦叶佛遗教经,其声悲紧,思悔欲退。佛问之曰:‘汝昔在家,曾为何业?’对曰:‘爱弹琴!’佛言:‘弦缓如何?’对曰:‘不鸣矣!’‘弦急如何?’对曰:‘声绝矣!’‘急缓得中如何?’对曰:‘诸音普矣!’佛言:‘沙门学道亦然,心若调适,道可得矣。于道若暴,暴即身疲;其身若疲,意即生恼;意若生恼,行即退矣;其行既退,罪必加矣。但清净安乐,道不失矣!’

  本章题目〈处中得道〉,就是告诉我们,一个学佛的人,修行的方法。应该善于调理身心,合乎中道才好。就算是我们做事,也要适得其中,不可以走极端,或是偏于一边,应该采取中道之行。

  ‘沙门夜诵迦叶佛遗教经’,一个出家人,除了白天用功而外,晚上还要诵经的,因此,《佛遗教经》中说:‘初夜、后夜,亦勿有废;中夜诵经,以自消息。’也就是要用功诵经。诵与念不一样,念是对著经本子读;诵是不看经本而背诵。我们常常念经文,念熟了就自然会背。迦叶佛,中译饮光,指这尊佛的光明普照,超过了太阳光和月光。他是七佛之一,释迦牟尼佛在迦叶佛的时代是位菩萨,称为护明菩萨。当迦叶佛灭度以后,释迦牟尼佛继承了他的法王宝座,所以能够流传迦叶佛的遗教经。

  一个家长,当他将要去世的时候,往往给家人留下遗嘱,嘱咐重要的事情。同样的,佛临涅槃的时候,也要将他对弟子的教诫讲出来,这种经称为《遗教经》。这里说,有一个沙门,在半夜里很用功地念诵迦叶佛所遗留下来的这一部《遗教经》。

  ‘其声悲紧,思悔欲退’,由于他所念的这一部经,不是一般的典籍,而是迦叶佛要离开这个世界时,殷切教导的《遗教经》,当然是最重要的话,因此,这位出家人念诵的时候,感触很深,念著念著,念的声调变得非常的悲怆凄凉,好像要哭出来似的,而且带著几分急促、紧张。念到最后,自己万分的感慨,想到自己出家以来,这么用功的修行,到头来却是一无所得,既没有证到圣果,也不能了脱生死,他就很懊恼,很后悔,认为当初要是不出家,也不必吃这么多苦头了。‘欲退’,等于说他退了道心,想要还俗。

  ‘佛问之曰’,释迦牟尼佛知道了他的心理,很慈悲地问他:‘汝昔在家,曾为何业?’你平常是很用功的,这个不谈。今天我们来谈谈别的,我要了解了解你的过去,你在出家之前,是干那一行的?

  ‘对曰:爱弹琴!’这个沙门很老实地告诉释迦牟尼佛,他没有什么了不起的事业,只是很喜欢音乐,常常弹琴。

  ‘佛言,弦缓如何?’释迦牟尼佛说法,所谓观机逗教,依著讲话的物件的根机,而采用那一种方法来开导他。所以,既然这个沙门过去喜欢弹琴,佛便就著弹琴的问题来同他研究。对他说:‘任何一种琴都有弦,我们弹琴的时候,要是弦太松了,弹起来是什么样的呢?’

  ‘对曰:不鸣矣!’这个出家人就告诉释迦牟尼佛:‘效果太差了,弹起来根本没有声音。’不鸣,就是弹不出声音。

  ‘弦急如何?’释迦牟尼佛又问他:‘既然弦非常松,发不出声音,那末,把它调紧了,效果又怎么样呢?’急,就是非常紧。

  ‘对曰:声绝矣!’‘假使把弦调得太紧,说不定会弄断了,不然的话,弹出来的声音非常尖锐,效果也是很差的。’

  ‘急缓得中如何?’释迦牟尼佛说:‘既然松了不行,紧也不可以,那末把它调得松紧适当,这时候弹起来怎么样?’

  ‘对曰:诸音普矣!’沙门说:‘对,弹琴必须把弦调得恰到好处,它发出来的音调才会很和谐、很悦耳的。’诸音,各种音调,好像古代所谓的五音:‘工、商、角、征、羽’,现在的:‘DO,RE,MI,FA,SOL,LA,SI’,每一个音调都刚刚好,很普遍地受到大家的欣赏与共鸣。

  ‘佛言:沙门学道亦然’,佛说:‘你对弹琴倒是有研究和心得的!现在我就告诉你,我们出了家,修学佛道也是同样的道理。’

  ‘心若调适,道可得矣’,我们学道的人,目的是为了要成佛、证果,这也不是很容易的事,比弹琴更不简单。我们的心,好像琴的弦一样,首先要把它调好了。适,就是适中,恰到好处。把我们的心调平衡,就容易得道了。

  ‘于道若暴’,假使我们这颗心很浮躁,不能安定下来,对于道,心太急了,希望早点了生死、证道果,就规定自己一天要念几卷经,还要念好几种经,要念几千几万声佛号,要拜一千拜或几千拜佛,要持几万遍咒,日子久了,你就‘暴即身疲’,感到身体吃不消,非常疲劳。

  ‘其身若疲,意即生恼’,假如我们的身体感觉太辛苦、太疲劳,承受不了,心理上的负担太重,就会烦恼不安,认为学佛太辛苦了。

  ‘意若生恼,行即退矣’,在我们心理上一烦躁,心境就不平冲,不能够安安稳稳的,很顺利地去修持。这样一来,修持受到了阻碍,到最后就会产生退堕的行为,反而招来好多的痛苦。

  ‘其行既退,罪必加矣’,你当初发心要来学道,抱著很大的理想,本来每天念经、念佛、持咒、打坐,一旦退了道心,改变了主意,不要学佛了。我们可以发现,好多人出家了,发了大愿,后来退心不修,干其他的,无所不为,说不定会产生种种的罪恶、魔难,可能还会增加其他的罪过。

  ‘但清净安乐,道不失矣’,因此,我劝告你要修道,只有先让我们的心境保持平衡的状态,既不太急躁,也不太懈怠,就这么一天一天,平平稳稳的,在很清净,很快乐的情况之下,一步一步地修学下去,一定能够保持修学的初心,不会退却道心,最低限度,我们的心境一定是很安乐的,学佛,就要有这样的功夫。

  这一段经文,就是教我们学佛修道的方法。

  记得十多年前,能仁中学的校长妙钦法师病重的时候,当时我在普贤中学教书,无论他是在医院或是在常住,我每天下午下了课都去看他,有一天,我告诉他:

  ‘我们成立了“太虚讲堂”,等你精神好时,请你去讲一次,留一个纪念。好吗?’

  他说:‘我已经不久于人世了;不过,我一定要去讲一次,跟大家结个法缘。’

  于是,过了一个月,就由广范法师和王玉霞居士陪他来,他讲的就是(中道之行),也讲到弹琴的故事,告诉我们,一个学佛的人,修行不要太懈怠,也不要太紧张,用功不要过度,把身心弄得非常疲累。他还特别语重心长地说:‘我已不久于人世,现在没有办法再好好地修行了,我希望大家要记住我的话,用功一定要适中。’

  妙钦法师也讲到,佛教中流行了这样的成语:

  ‘出家一年,佛在眼前;出家两年,佛在半天;出家三年,佛归西天。’

  ‘出家一年,佛在眼前’,一个刚出家的人,发大心,每天要怎么样拜佛,怎么样诵经,日夜不停地在用功。一天二十四小时还嫌时间太少了,恨不得是三十六小时,或者四十八小时,整天整夜非常的精进。这一年当中,佛总是在他眼前,从早到晚一直在心中陪伴著他。可是,‘出家两年,佛在半天’,由于太急,太辛苦了,又好像没有多大的进步,他受不了啦,佛已经离开了他,从他的眼前升到半天去,等于说佛已经离他很远了。而‘出家三年,佛归西天’,这时,更辛苦了,所以佛已经回老家,到西方极乐世界去了──佛越走越远,跟我们好像没有关系似的。这种情形太多了,并不是笑话。

  关于弹琴的故事,很多佛经都提到,在《阿含经》中有,《大智度论》也有,本经是说沙门在诵迦叶佛遗教经,释迦牟尼佛用弹琴的故事教导他学佛的方法。

  妙钦法师所讲弹琴的故事,出自《大智度论》第二十二卷,叫(二十亿的故事),他讲得很生动,我长话短说,再为大家简单地介绍一下:

  二十亿是印度瞻波城一个最有钱人家的子弟,由于他爸爸的财产太多了,有二十亿。大家都知道一个‘密笼’(ONEMILLION)是一百万,那末,二十亿就是二千个‘密笼’了。他爸爸有这么多的财产,又是晚年得子,因此,就以他的家产为儿子取名叫二十亿。

  二十亿这孩子一生下来,受尽了父母的呵护、宠爱,连路也舍不得让他走,一直由人抱著,所以他的脚板底都生了金色的毛。后来,种种的因缘,他出家了。出家以后,他就专心修行,日夜不休息地用功。过去脚板底金色的毛,也因不断经行而磨光了,而且走得流血。他因为太用功,也就退了道心,甚至于想还俗。最后,释迦牟尼佛也是用弹琴的故事来开导他,他才把心调适好,终于证了阿罗汉果。这个二十亿修行用功的故事,跟本经所讲的大同小异,不过,那个故事的情节,讲得很生动。

  总而言之,我们修行,应该要采取‘中道’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