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佛经讲义
佛说四十二章经讲记(三十七)自立法师
发布时间:2016-12-12 点击次数:

  第二十九章 正观敌色
  
  佛言:慎勿视女色,亦莫共言语。若与语者,正心思念:我为沙门,处于浊世,当如莲华,不为泥污。想其老者如母,长者如姊,少者如妹,稚者如子。生度脱心,息灭恶念。
  
  本章说明,我们面对女性时,所应表现的态度,以及应该具备正确的心态。
  
  佛同我们讲,你们最好要谨慎、小心,不要随便看女人,‘慎勿视女色’,讲得通俗一点,就是不要随便去看女性。‘亦莫共言语’,也不可以与他们讲话。‘若与语者,正心思念’,万一有必要的时候,像要做事或讲话,当然是可以的,但一个正人君子、佛教徒,尤其是出家人,要与女性接触、交谈,必须先纯正自己的思想,想到‘我为沙门’,我是一个出家人,‘处于浊世’,处在这个五浊恶世,很肮脏的世间,‘当如莲华,不为泥污’,应当像莲花那样,生长在污泥当中,却不被它所染污,莲花的伟大就是在这个地方。你看,所有的佛菩萨,都是坐在莲台上,莲花是最清净,最洁白的。所以我们一个出家人,就要像一朵莲花那么清净。
  
  ‘想其老者如母’,我们跟女性接触的时候,应该要用什么样的态度?存著什么样的心理呢?以年龄来分吧,年纪大的、老的,就要把她观想、当成自己的妈妈吧!‘长者如姊’,比我们年长、或者和我们同龄的,把她当作姊姊,‘少者如妹’,比我们年轻的,看成好像是自己的亲妹妹一样,‘稚者如子’,幼稚的,年纪比较小的,把她当成自己的女儿看待。你假如对所有的女性,都把她看成是自己的妈妈、姊妹、女儿,那你就不会生起邪念。这个时候,你还要‘生度脱心’,生起救度她,让她脱离痛苦的慈悲心,‘息灭恶念’,把淫欲的邪念息灭掉。
  
  虽然,这是佛告诫沙门(所有的男性),跟女性接近的时候,应该采取的心态。同样的道理,也可以说,站在女性的立场,对待男性,也应该当成自己的爸爸、兄弟、儿子看待,视为嫡亲的骨肉,就不会产生不好的念头了。
  
  以下,我再讲一个因果故事,说明在冥冥当中,有道德的行持,积下阴德,会得到好的报应,这故事是出自《寿康宝鉴》。
  
  话说在浙江杭州,有一位姓柳的书生(读书人)。为了求取功名(做官),所谓‘十年寒窗’,每天都埋头用功,因此,身体非常虚弱,虽然只有二十多岁,看起来已经是三、四十岁的样子了,可以说是个文弱书生。
  
  有一天,他出门访友,回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走到了旷野,骤然下大雨,怎么办?忽然看见前面不远的地方,有一座破庙,于是,他三步拼成两步地跑进去避雨,刚喘过气来,却发现里面早已有一个女子也正在那里避雨。
  
  这个女子生得非常漂亮,正面对著无情的风雨,不能回家而感到万分焦虑,忽然见到姓柳的书生进去,不免吃了一惊,心中嘀咕著:
  
  ‘哎呀!这么晚了,外面的风雨那么大,又来了一个男的,怎么办呢?’
  
  她心中感到非常恐慌,却又被风雨所阻挡,没有办法离开,只好静静地坐在一旁,听其自然的演变。
  
  柳生看到这花容玉貌的女子,难免不动心了,这时候,他抬头看到墙壁上,有一首戒淫的诗:
  
  万恶淫为首,死路不可走;
  
  天配夫妇缘,淫孽可造否?
  
  所有罪恶的事,邪淫居第一位,是最大的罪魁。这是一条死路,是不可以走的,不可以随便侵犯人家。要知道,成为夫妇,是前世姻缘所注定的,邪淫这一种罪孽,是可以随便去造作的吗?不可以,绝对不可以轻举妄动啊!
  
  柳生本来是想入非非的,但他是个读书人,知书达理,看了这首诗,心马上定了下来,邪念整个消失了。
  
  于是,他就远远地在一旁打坐,好像老僧入定似的。
  
  这女子看到他的举动,倒反过来欣赏他了。心想:‘奇怪!我平时在路上,所碰到的异性,不是两个眼睛紧紧地盯著我,就是把我从头到脚打量不停,怎么这个书呆子连一眼都不看我呢?’
  
  她越想越感觉得好笑,不禁笑出声来了。
  
  这一笑,引起了柳生的注意,误以为是对他有意思,他的淫念又动起来了,但是,他马上想起曾经亲近的一位老和尚,很恳切地开示过他。
  
  ‘当我们遇到女性的时候,我教你一个对治的方法,就是作四种观想:
  
  ‘第一、观想这个女的,平常虽然梳妆打扮得油头粉面,非常动人,但想到她早上刚起床的时候,那副德相──沾了满眼眶的眼屎,口臭脏得要命,就不会生欢喜心了。
  
  ‘第二、观想这个女的,刚刚吃罢了酒席,醉昏昏的东倒西歪,站立不稳,酒精在她肚子里面翻腾发作,不断地呕吐,满地都是秽物,臭气冲天,纵然是狗嗅到了,也会急忙跑开,你要是想到这种情形,还会爱她吗?
  
  ‘第三、观想她生病时,躺在床上呻吟,骨瘦如柴,整个脸都发黑,长了好多疮,流脓流血,浑身发臭,你还爱她吗?
  
  ‘第四、观想她外表虽然长得清秀,但是九孔常流不净,满肚子的肮脏,你想,她有什么可爱呢?’
  
  老和尚的开示,不断地在耳际萦回著,他那蠢蠢欲动的心,因而冷却下来。就这样,依然安坐参禅。直到天亮了,两人各奔东西,回家去了。
  
  这个女人回到家里,就把她昨晚在破庙的遭遇告诉丈夫(姓王的书生),可是他丈夫一听,认为世界上那有这样的君子,反而产生了怀疑心,不晓得他们私底下究竟干了什么把戏,无明火马上冒起三丈,也不问青红皂白,盛怒之下,就把妻子休掉,赶出家门,这位无辜的妻子,只好默默地回娘家去了。
  
  再说姓柳的这个书生,到京城去赴考,因身体虚弱,精神不足,结果考试的成绩很不理想,等于是落第了。考官就把试卷放在废卷一边,谁知过了一会,又看到他的试卷放在录取卷的地方,屡次如此,心中很是纳闷,但看他的文章平淡无奇,实在没有什么可取的,怎么这样奇怪呢?内中必然有原因,于是勉强把他批列为第七十一名,也是最后一名。总而言之,柳生是被录取了。
  
  录取以后,再参加会试,到了考场,这时候,王生也在场,他听到考官问柳生的往事:
  
  ‘你到底怎么回事?有什么阴德呢?’
  
  ‘我并没有做什么特别的事,只是那天晚上在破庙中,曾经发生了这么一回事……。’
  
  柳生一五一十地把事情的经过告诉考官。
  
  ‘啊!这就是你的阴德了。’考官说。
  
  王生在旁,听到了感到既惭愧又忏悔,立刻上前,向柳君作礼说:
  
  ‘柳兄呀!我好对不起你,我好惭愧……’
  
  为什么说这话,考官和柳生都感到莫名其妙。
  
  王生接著,又喃喃地说:
  
  ‘我太辜负你了,你所说的那女人,就是我太太,你的确是位君子。我现在也非常追悔,误会了我的太太,把她赶回娘家了!’
  
  ‘没关系,既然你太太是清白的,你再把她迎回来呀!’考官说。
  
  就这样,王生再把太太请回家,同时,请柳君到他家吃饭。
  
  谁知王生有个妹妹,比她嫂嫂生得更漂亮,对柳君可以说是一见钟情,后来两人终于结成眷属,组织了美满的家庭。
  
  故事到此为止。这是件积阴德的因果故事,主要是告诉我们,对于异性,应当运用观想功夫,来克制自己的欲念,才不会做出越轨的事情。佛教讲因果,是不会骗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