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佛经讲义
从《观无量寿经疏》论吉藏的净土思想(戒光)
发布时间:2015-08-14 点击次数:

从《观无量寿经疏》论吉藏的净土思想

戒光

【内容提要】吉藏,三论宗的集大成者。对于佛教典籍的研究与论著,在当时的社会而言是无人可以匹对的。他的思想不仅影响了同时代的人,对于后来人研究佛教思想也作了突出的贡献。其中的《观无量寿经疏》,论说自己对当时盛行净土的看法,如净土佛为化身,净土三界内,众生分段生死等。这些看法对后来的净土宗学人圆融净土思想作了非常好的铺垫,影响了后世净土的发展。

【关键词】净土 阿弥陀佛 三界 众生

【作 者】中国佛学院法师。

一、绪 言

《观无量寿经》,也名《观无量寿佛经》,是净土宗立宗的三大经典之一。以韦提希的因缘,阐述西方极乐世界无量寿佛的依正庄严。以观念西方净土作为接引众生的法门之一。对《观无量寿经》弘传与注疏的祖师,从其被翻译出来的那一时间直到现在,不下百千万人,著名的有魏晋时期的庐山慧远,集众修学净土《十六观》;隋朝净影慧远的《观无量寿经义疏》[①],嘉祥吉藏的《观无量寿经义疏》[②],天台智者的《佛说观无量寿佛经疏》[③];唐朝善导的《观无量寿佛经疏》[④];唐朝法聪的《释观无量寿佛经记》[⑤];宋朝元照的《观无量寿佛经义疏》[⑥],四明知礼的《观无量寿佛经融心解》[⑦]等。如果以宗派而论,则有净土本宗的祖师,三论宗的祖师与天台宗的祖师等。大略的阅读了这些祖师的注疏,发现嘉祥吉藏的经疏最富有深意。

吉藏,三论宗的集大成者,以龙树中观学——破邪显正的方式,论述佛教的教法、教义。对于《观无量寿经》,他采取同样的方式阐述与辨析。对后来的人理解净土三经的《观无量寿经》,作了最好的辨析。

本人试着从净土佛、国土、众生等这几个净土宗争议最多的问题进行认真解读,以此论述一下吉藏对净土的一些看法。

二、吉藏的生平简介

吉藏,俗姓安,安息国(现今伊朗)人。先祖为了躲避世俗的仇恨,移居到南海,立家于交广(现今越南与广西)之间,后来又迁居到了金陵(现今江苏南京)生下了吉藏,时为梁武帝太清三年(549)。

据唐道宣律师《续高僧传》的记载:年少时期的吉藏,由于家族父亲的信佛,而见到了当时的三藏法师——真谛。当真谛见到吉藏时,“问其所怀”,而为之取名“吉藏”[⑧]。这次面会,在年少的吉藏心中埋下了出家的种子。

这时,父亲出家,取法名道谅。史料上记载了道谅法师出家后学佛的相状:

父后出家,名为道谅。精勤自拔,苦节少伦。乞食、听法,以为常业。每日持钵将还,跣足入塔,遍献佛像,然后分施,方始进之。乃至涕唾便利,皆先以手承取,施应食众生,然后远弃。其笃谨之行,初无中失。[⑨]

道谅法师出家后,精勤修学佛法,以苦行作为日常的行仪,经常乞食、听法。每日乞食持钵回来,总是赤脚入塔中,以食供养其中所有的佛像,然后分施给其他人,之后方才进食。甚至是涕唾、便利,也要起相应的利益。这种虔诚的学佛方式,同样影响了吉藏。不仅如此,道谅法师还经常带吉藏到兴皇寺听道朗讲经,吉藏是“随闻领解,悟若天真”,对于所听闻的佛法,当下就领悟与理解,犹若天真一般。种种的行为,奠定了吉藏的出家因缘。

七岁时,吉藏投于道朗法师门下出家,直到十九岁。十三年中,吉藏是“采涉玄猷,日新幽致。凡所谘禀,妙达指归;论难所标,独高伦次;词吐赡逸,弘裕多奇。”[⑩]十九岁时,就已经处众讲法,在当时的金陵,就小有名声。受具足戒后,成了一位真正的大僧,声望与学问就更高的。当时的陈桂阳王就因钦慕吉藏的风采,对于吉藏所说的言辞,是“钦味奉之”。

隋朝平定百越(现今浙江),吉藏东游来到的秦望山(现今浙江绍兴),止住在秦望山的嘉祥寺,讲经说法,著书立说。据史料的记载,吉藏所住的嘉祥寺,“禹穴成市,问道千余。”[11]成为当时的一大光景。

在此期间发生的一件事,成就了后来著书之多与论辩之精的吉藏。据记载:“陈隋废兴,江阴凌乱,道俗波迸,各弃城邑。”于是吉藏率其所属,往当时的各各寺中,“但是文疏并皆收聚”,置于三间堂内。到了平定后,“方洮简之”。所以唐朝道宣称赞吉藏说:“目学之长,勿过于藏。注引宏广,咸由此焉。”[12]

隋朝的皇帝是大兴佛事的皇帝。隋文帝杨坚于开皇元年(518),敕令于五岳各建佛寺一所。又于开皇四年(522),敕令在襄阳、随州、江陵、晋阳四地建造佛寺,并于每年国忌日设斋行道。如此等等。炀帝杨广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在他还是晋王的时候,就在当时自己所管辖的地方杨州建立四道场,聘请当时佛道两家有名声的大德入住弘法。所谓的四道场是指慧日寺与法云寺,玉清观与金洞观。据唐道宣的记载:“道场慧日、法云,广陈释侣;玉清、金洞,备引李宗。一艺有称,三征别馆。法轮常转,慧炬恒明。”[13]在两佛寺中,聚集了当时江南佛教界的著名人物,如慧越、法安、智炬等。

开皇末年,吉藏以“名解著功”,而被召入到慧日寺,给予特殊的礼遇。晋王杨广到京师长安时,建日严寺,又别请吉藏等入住于中。本身在江南一带就盛有名气的吉藏,到了长安之后,又与当时的名流相交,更是名声内外。据道安记载吉藏初到长安时的情景:“既初登京辇,道俗云奔,见其状,则傲岸出群;听其言,则钟鼓雷动。”[14]从此以后,吉藏弘法利生,著书立说,兼与当时的名流相交,俨然是当时长安的宗教领袖。

仁寿元年(601)后,50多岁的吉藏,名声与学问更是到了人生的最高峰,受到的特殊礼遇不说,更是受到社会名流的敬仰与倾慕。隋齐王杨暕就是其中之一。

据道宣记载:齐王杨暕对于吉藏是“一见欣至”,但不知吉藏的学问与内涵有深,而特别办了一场辩论会,延请了当时的名流论士六十多人,吉藏开头的一番陈辞,就让当时的人同叹称美。其言如是:“以有怯之心,登无畏之座,用木讷之口,释解颐之谈……”[15]寥寥数百句,令在场的人无不折服。又与当时在场自号“三国论师”的僧粲辩论之后,更使齐王杨暕“稽首礼谢永归师傅”,并供养“吉祥尘尾,及诸衣物”。[16]

大业初年(605),吉藏已经写了二千部《法华经》。隋朝历史结束时,吉藏又造佛像二十五尊,“舍房安置,自处卑室”,早晚竭诚礼忏。又另外安置普贤菩萨像,如前所作,日日“躬对坐禅,观实相理。镇累年纪,不替于兹。”[17]

大唐的历史开始时,吉藏已经70多岁。唐高祖李渊初入长安,召见佛教名流,准备“虔化门下”时,众人推举吉藏,而吉藏以“惟四民涂炭,乘时拯溺。道俗庆赖,仰泽穹旻。”[18]而劝勉高祖,受到高祖的礼敬与厚待。

武德初年(618-620)期间,吉藏曾被任命为十大德之一,以“纲维法务”。受请入住实际与定水二寺。后应齐王元吉之邀请移住延兴寺。年事已高的吉藏,因经年的疾病缠身于武德六年(623)五月,圆寂于实际寺,终年七十五岁。在圆寂之前,写下了令学三论的人无不称叹的《死不怖论》:

略举十门,以为自慰。夫含齿戴发,无不爱生而畏死者,不体之故也;夫死由生来,宜畏于生。吾若不生,何由有死?见其初生,即知终死。宜应泣生,不应怖死。……[19]

吉藏圆寂后,遗命露骸,藏于终南山至相寺的石龛中。东宫以下的诸王公等,并致书慰问,并赠钱帛。当时还是秦王的李世民曾为写书说:

诸行无常。藏法师道济三乘,名高十地。惟怀弘于《般若》,辩囿包于解脱。方当树德净土,阐教禅林。岂意湛露晞晨,业风飘世,长辞奈苑,遽掩松门。兼以情切绪言,见存遗旨,迹留人往,弥用凄伤![20]

吉藏法师的一生影响了一代的人,他的成就是以后三论宗后人无法比拟的。虽然如此,不同人有不同的看法,据以其同时代的道宣言吉藏:“爱狎风流,不拘检约。贞素之识,或所讥焉。加又纵达论宗,颇怀简略。御众之德,非其所长。”其一生讲三论一百多遍,《法华经》三百多遍,《大品经》、《大智论论》《华严经》《维摩诘经》等,各数十遍。

三、吉藏的经疏论著[21]

吉藏,唐道宣律师撰《续高僧传》,将其列入义解篇中。由此可以知道,吉藏法师对于佛法的教理方面,有着卓越的贡献。据史料的记载,吉藏一生有经疏论著有四十多部,牵涉到的学说有七、八之多,如早期的涅槃学、成实学、毗昙学,后期的天台学、华严学、净土学等。如是列表如下:

经  疏
卷 数
 
论  疏
卷  数
1、法华义疏
十二卷
 
1、法华玄论
十卷
2、法华统略
六卷
 
2、中观论疏
二十卷
3、法华经游意
一卷
 
3、百论疏
九卷
4、法华新撰疏
六卷(佚)
 
4、十二门论疏
六卷
5、涅槃义疏
二十卷(佚)
 
5、三论玄义
一卷
6、涅槃经游意
一卷
 
6、净名玄论
八卷
7、维摩经略疏
五卷
 
7、大乘玄论
五卷
8、维摩经义疏
六卷
 
8、二谛章
三卷
9、法华玄谈
一卷(佚)
 
9、二谛义
三卷
10、华严经游意
一卷
 
10、法华论疏
三卷
11、弥勒经游意
一卷
 
11、中论玄
一卷(佚)
12、胜曼经宝窟
六卷
 
12、三论序疏
一卷(佚)
13、大品经略疏
四卷(佚)
 
13、中论游意
一卷(佚)
14、金光明经疏
一卷
 
14、中论略疏
一卷(佚)
15、大品经义疏
十卷
 
15、法华论疏
三卷
16、大品经游意
一卷
 
16、十二门论略疏
一卷(佚)
17、仁王般若经疏
六卷
 
17、八科章
一卷(佚)
18、金刚般若疏
四卷
 
18、龙树提婆传疏
一卷(佚)
19、无量寿经疏
一卷
 
 
 
20、观无量寿经疏
一卷
 
 
21、法华经科文
一卷(佚)
 
 
22、仁王略疏
一卷(佚)
 
 
23、观音经赞
一卷(佚)
 
 
24、盂兰盆经略
一卷(佚)
 
 
25、净饭王经疏
一卷(佚)
 
 
26、入楞伽义心
一卷(佚)
 
 

 

四、吉藏的净土思想

吉藏是三论宗的集大成者,在从他的论著中,我们可以看出他对当时佛教各各学派的思想都有一定的涉及与研究。如天台学的《法华经》,涅槃学的《涅槃经》等。就是对于当时在长安比较盛行的净土学,也有一定的研究,并对其作了注疏。其注疏有二,一是对《无量寿经》的注疏,名为《无量寿经疏》;二是对《观无量寿佛经》的注疏,称为《观无量寿佛经疏》。其中,《无量寿经疏》,只是对《无量寿经》作了简单的文字解释;而《观无量寿佛经疏》则不同于《无量寿经疏》那样,只是文字解释,而是更深一步以中观不二的思想诠释无量寿佛国净土的净佛国土。其在序文中言:

夫法身虚玄,非名相之形。净刹妙远,绝净秽之域。至妙之门,非百是所是,亦非百非所非。真虚之道,非有心之所托,亦非无心之所会。非能非所,是秽亦净。以不二而二,有本迹之称,存净秽之教,此是随缘之意应物之门。缘既有多种,教亦恒沙莫算。身复非一,土亦有胜劣不同。或现秽质,令生厌心;或示净处,使修胜善。是以思惟夫人遇此恶缘,厌累苦之世,欣胜乐之地。由是佛现金台,示十方界净妙之国,令此今缘,撰取所乐。夫人情感安养极乐,如来广说正净土依正胜果,正业妙因,故此经以不二为体。[22]

从以上的序文内容中,我们可以知道,吉藏所著的《观无量寿佛经疏》是以中观的不二法为体,阐述西方极乐净土的净佛国土。以此,我们可以从以下几点方面阐述吉藏对净土的看法:一、论净土阿弥陀佛之身;二、论净土阿弥陀佛之寿量;三、论阿弥陀佛之国土;四、论阿弥陀佛之依正庄严;五、论往生阿弥陀佛净土之因缘。

(一)论净土阿弥陀佛之身

佛有三身,所谓法、报、化三身。《金光明经》言:“一切如来有三种身,菩萨摩诃萨皆应当知。何者为三?一者、化身,二者、应身,三者、法身。”[23]而《金刚般若波罗蜜经论》言:“佛有三种:一者、法身佛,二者、报佛,三者、化佛。”[24] 吉藏针对佛有三身,而提出从差别、无差别与说法、不说法两个方面论断阿弥陀佛之身的问题。首先,从说法与不说法方面言:

若论法佛本无相,何说不说?修成佛无声,亦无说义;应化不真,复无说法。而复得言,三佛说法。以不声声,是法佛说。何者不声声?是法佛说不声即是。法佛岂有音声之外,别有法佛?故音声即不音声,不音声者即音声,故法佛说。修成佛说者,应化色声是修成佛用,故云说。化佛说者,化是音声,有诠辨之用,故云化佛说。[25]

这里所提到的法佛则是指法身佛,修成佛则指报身佛,应化佛指应身佛。在这里,吉藏提出如果不说的方面讲,法身佛本来无相,就不应该有说与不说的说法;而修成的报身佛无声,则没有说的意思;应化而成的化身佛,本来就不是真实的,就更没有说法的意义。但也可以说三身都有说法。所谓以法身佛以无声之声而演说佛法,即法身佛与音声不二;而报身佛说法则以发生在化身佛上的功用称为说法;化身佛化导众生以音声,有诠明辩析的作用,可以称为化身佛说法。

从差别与无差别方面言,则有不说之理,如吉藏所言:

开避无差别、差别论之。法修二佛,一往不说。何者?二佛非色声之相,故云不说。[26]

从差别与无差别方面说,法身佛与报身佛,均无说法。以二佛没有色相与声相,所以无说。那么,从中就这样的一个问题,西方的阿弥陀佛是以何身说法呢?吉藏依据前面所说的三佛说与不说为根据,提出阿弥陀佛通三佛的说法。其言:

以无量寿通三佛。何者?法佛非彼此边量可度,故强名无量。修成佛寿量同虚空,故云无量寿。应佛无量者,若通论门,众生无量,垂迹何尽。如《大经》[27]十三愿云:云何舍慈悲,永入于涅槃?别论弥陀者,广大愿造土。寿长远,三乘凡夫不能测量,故云无量。[28]

依据吉藏的解释,无量寿的阿弥陀佛以法身无处不在,并非彼此间的边量可以测度,所以强名为无量。而修成的报身佛寿量同于虚空,也就无量寿了。而应化身的阿弥陀佛从通别两方面论,同样是无量。依据以上的说法,阿弥陀佛的三身皆是无量。即是吉藏所言的“身复非一”三身无量。

(二)论净土阿弥陀佛之寿量

阿弥陀佛,汉译为无量光或无量寿。从字面的意思上讲,阿弥陀佛的寿量是无量的。而依据佛经的记载,阿弥陀佛是有量寿的。如《观世音菩萨授记经》记载:

佛言:善男子!阿弥陀佛寿命无量百千亿劫,当有终极。善男子!当来广远不可计劫,阿弥陀佛当般涅槃,般涅槃后……过中夜分明相出时,观世音菩萨于七宝菩提树下,结加趺坐,成等正觉,号普光功德山王如来。[29]

既然阿弥陀佛是有寿量的,那么为什么称无量寿呢?关于这个问题,吉藏在《观无量寿经疏》中,提出以四句的方式诠释阿弥陀佛的无量寿义。所谓:一、寿无量称无量寿;二、寿有量称有量寿;三、寿无量而称量;四、寿有量称无量寿。对此,他还做了详细的解释,如下:

二句可解如前。寿实无量,依实为名,故寿无量,名无量寿;二者、如来应身寿有量,依实称有量,故寿有量,名有量也。言寿无量名有量者,如《金光明》及《法华》。《金光明》云:虚空分齐,尚可尽边。无有能知,释尊寿命。此寿命无量,而云《寿量品》。法华亦尔。始不见其边,终不见其际。如肇师所明:随之不得其踪,迎之罔眺其首。故经云:是阿逸多不知寿量始终,而云《寿量品》。故寿无量,而称有量也。寿有量而称无量者,即是此经。外国云阿弥陀,此云无量寿。然佛寿实有量。此佛寿半阎浮提微尘数劫灭度,观音补处。观音灭度后势至补处,故寿有量,而称无量寿也。[30]

吉藏从实相的法身角度上解释阿弥陀佛的寿量实是无量,也就是前面所言:“法佛非彼此边量可度,故强名无量。”而如来的应化之身则是有寿量的。而所谓寿无量名有量,则引《金光明经》与《法华经》的内容作为论证。寿有量而称无量寿,是因为佛寿半阎浮提微尘数劫,这是一个相当长的时间,是一般人无法想象的,所以称为无量寿。针对这种说法的成立,吉藏还举了大海水的比喻:

恒河水亦无量,大海水亦无量,小分无量。今弥陀无量者,小分无量也。又称无量,对此土短促,故云无量也。又称无量寿者,声闻、缘觉二乘,不能思量此佛寿命,故云无量寿,非彼佛寿实无量也。[31]

以恒河水与大海水作对比,得出洹河水的无量是小分的无量。以此推理,将极乐净土与娑婆世界作对比,得出阿弥陀的无量,是小分的无量。这是其一。其二,阿弥陀的量寿,是声闻、缘觉的二乘人所不能思量的,所以称为无量寿。

从以上几个方面的解释,我们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在吉藏看来,阿弥陀佛的无量寿是有量的。

(三)论阿弥陀佛之国土

佛国净土,主要由佛陀,众生与器世间之物三者组合而成。前面二章论述了净土之佛陀,这一章结,主要论述佛国中的净土。对于净土,吉藏从三个方面进行了论述。

1、极乐国土是应非报

极乐世界,与吉藏同时代的天台学智者大师就有四种净土的说法,所谓凡圣同居土、方便有余土,实报无障碍土与常寂光土。智者大师认为西方的极乐净土是凡圣同居土。吉藏在阐明自己的净土思想时,先阐述了当时南北二地的人的说法。

一、江南师云是报土。何者?以破折性空位中,以四十八愿所造故也;二、北地人云:八地以上法身位,以愿所造,故云报土。[32]

江南与北地的论师都认为西方极乐佛国是报土,只是在对于阿弥陀的位次上有不同的看法。江南师认为西方净土是阿弥陀在破折性空位中,以四十八大愿所造的。北地论师则认为只有八地以上的法身位菩萨才有资格以愿造土,所以极乐为报土。对于这二地论师的说法,吉藏持有相同的看法,又提出不同的看法。首先,他认同极乐净土是报土,其根据有二:一是从通门论,二是从迹门论。如下所示:

通门为论,无非酬因,可云报土。

就迹为论,在凡夫地,以愿造土,可云报土。故《双卷》对阿难言,成佛以来,已经十劫,今在无量寿世界。[33]

从通门上说,阿弥陀佛的净土无非是成就众生的因而建立起来的,可以说是报土。从迹门论,阿弥陀佛的前身——法藏比丘,在凡夫地时,以四十八大愿成就了西方的净土,可以说是报土。同时,他还言道“若就所化、修因,往生义为论,可为报土”的说法。以上是吉藏认同净土为报土的依据。在认为净土是报土的同时,吉藏从阿弥陀佛的前身——法藏比丘的本门而论,提出净土的化土说。其言:

若论本门,此菩萨位居邻极,无更造业,唯是应现,依正两报。故《双卷》云:成佛今时,七宝为地,自然而生。此乃是愿力乍,应成佛之时方始生,非如论师成佛今前,预生土体。其中众生为所化。又彼经云:生天生人等,皆胜于天人诸类。不云净土事,因时预有也。故知应土,亦是分段。[34]

从相对于迹门的本门而言,法藏比丘位居法身,没有造业的因缘,而所成就的净土应当只是应化而成就的依正二报。依报是极乐净土与不退众生,正报则是阿弥陀佛清净庄严。这了证实这种说法的成立,吉藏引证《无量寿经》中的两处经文作了证明:

佛言:成佛已来,凡历十劫。其佛国土,自然七宝。金、银、琉璃、珊瑚、琥珀、砗磲、玛瑙,合成为地。恢廓旷荡,不可限极。[35]

无量寿国,其诸天人衣服、饮食、华香、璎珞,诸盖、幢幡、微妙音声,所居舍宅、宫殿、楼阁,称其形色、高下、大小,或一宝、二宝,乃至无量众宝,随意所欲,应念即至……[36]

依据以上的经典论证,吉藏提出极乐净土是阿弥陀佛成佛之后,以愿力成就来化导众生而成就是净土,应是应土。众生是“往生应土中也”。

2、众生为分段生死摄

生死,在佛教中分为二种:一是分段生死,二是变易生死。对于分段生死,《大乘义章》的解释:“言分段者,六道果报,三世分异,名为分段。分段之法,始起为生,终谢称死。”[37]吉藏在《胜鬘宝窟》中的解释是:“分段生死者,谓色形区别,寿期短长也。”[38]结合二者说法,所谓的分段生死指众生在六道中,以生为始,以死为终,其中存在色形与寿期的有一定限制粗报,名为分段生死。而变易生死,又名不思议生死。即阿罗汉、辟支佛及大力的菩萨,以无漏业为因,以无明住地为缘,所招感三界外的殊胜细妙的果报身。

在吉藏以前,关于往生净土的众生同样有二种不同的看法:

一云:在凡夫浅位所行因得故,报不得为胜,故是分段。二、北地云:是变易摄故,何者?此菩萨既在八地上,深位之所行所造,故云不思议变易报也。[39]

这里所说的凡夫或菩萨,都是指阿弥陀佛因地为法藏比丘。持往生的众生为分段的人,以往生的众生——法藏比丘是凡夫,处于浅位所行的因而所得的果报不可能殊胜,所以为分段生死。而持为变易生死的北地人,则以法藏菩萨在八地以上,净土是法藏在深位时的所行与所造,都是属于殊胜的,所以法藏比丘为不思议变易报。

吉藏对于前面所说的两种说法,直接肯定自己的观点为阿弥陀佛为分段生死。理由很简单,以未成佛前的法藏比丘在世自在王佛所时为国王,而发心出家“始发四十八愿,造此净土”这是其一;其二,以法藏比丘在极乐国土的寿命虽然是无量,但终究有结束的时间。以这两种理由而确定极乐国土的众生为分段生死。

吉藏法师是个说法相当圆融的人,对于极乐众生是属于什么生死,同样有两种不同的看法。前面只是一种一般人都可以思维得出的结论。而后面的这种说法,则是以中观不二的思想来阐述:

然分段与变易不可定判。何者?秽则净,净则秽,分段与变易亦尔。分段即变易,变易即分段。净秽因缘,二生死因缘不相离。所以莲华藏世界是分段变易,无量寿土是变易分段。[40]

分段与变易是没有定性的,如同净土与秽土二者不相离,净土即秽土,秽土即是净土;依此推理,分段与变易不二,分段即变易,变易即分段。所以莲华藏世界是分段变易,无量寿土是变易分段。为了证实这种说法的真实性,吉藏又以五句分法的方式诠释,如下:

若就报应净秽各论五句,合有十句。何者?一、先秽后净,二、先净后秽,三、先后俱净,四、先后俱秽,五、先后杂会。今就一事示之,余类可解。先秽后净者,如言常在灵鹫山,我净土不毁。岂非先秽,佛现中后即为净乎。且置远事,示以近事。我先不云乎:今此娑婆,弥勒佛变为净土。余即是寻之。此即五句,报应皆具,所以合论为十句。[41]

五句即指先秽后净、先净后秽、先后俱净、先后俱秽、先后杂会。而所谓的先秽后净,举佛言“常在灵鹫山,我净土不毁”,分析这句话,娑婆世界本是秽土,而释迦佛在娑婆示现成佛后,令秽土成净土。而先净后秽,则以娑婆秽土在弥勒成佛时变成净土。由此得知,所谓的净秽是不具决定性的,所以吉藏得出净秽不二的净土观。同样的,所谓众生的生死也是不具有决定性,而变易与分段亦是不二。

3、净土在三界内

净土是在三界内,亦或是在三界外,这个问题在魏晋南北朝时期到隋以前就存在着。有学者认为净土在三界外,并不为三界所摄。理由是以世亲菩萨造《无量寿经优婆提舍愿生偈》中言:“无欲故非欲界,地居故非色界,有色故非无色界。”[42]净土正是具足这三个方面无欲、地居、有色,相对应的非欲界、非色界、非无色界。所以净土在三界外。而另一方的江南论师则以往生的众生还没有断尽三界内的烦恼,用所断烦恼与感果的不同,所以在三界内。

吉藏赞同净土非三界外的说法,但他认为净土在三界内的说法太为笼统。他认为应当以“方便生与实生为论”,可以说有方便三界与实生三界。但如果以断烦恼而言,净土应该在三界内。由是他引《无量寿经》中佛与阿难的对话作论证。

尔时!阿难白佛言:世尊!若彼国土无须弥山。其四天王及忉利天,依何而住?佛语阿难:第三炎天,乃至色究竟天,皆依何住?阿难白佛:行业果报不可思议。佛语阿难:行业果报不可思议,诸佛世界亦不可思议。其诸众生功德善力,住行业之地,故能尔耳。[43]

通过阿难与世尊的对话,吉藏得出行业果报的不可思议,而众生正是以功德善力住于行业地——三界。依此,吉藏认为净土在三界内。

(四)论往生净土的因缘

《无量寿经》中,记载着法藏比丘在因地的时候发四十八大愿,成就了西方极乐净土。那么,往生净土的方法就可以说有四十八种。在《佛说阿弥陀经》有言一七日中念佛至一心不乱可得往生西方净土。有净宗祖师提出以信、愿、行三法具足得生净土。《观无量寿经》以修三种善与修十六观得生净土。如是种种。于此种种说法,吉藏有认同的地方,也有不同意的说法,在其所著《观无量寿佛经疏》中提出三种往生净土的方法。分别如示:一、念佛三昧,二、修三种善。三、修十六观。分析如下。

1、念佛三昧往生净土

念佛,早在吉藏以前,就有二种念佛的方式,一是念佛法身,即如须菩提尊者在石室当中,端坐念诸法的实相,名念佛法身;二是念佛生身,即念如来的三十二相,八十种好,金密挺持,名念佛生身。之所以念佛三昧可以往生净土,吉藏认为念佛三昧可以遍治一切。他举出“治有五种”对治、转治、增治、别治与总治。对治即瞋教慈悲观等,“总治亦名遍治”,遍治即念佛三昧。而引《大智度论》中:“余三昧或治瞋不治贪,或治三毒不治业,或治业不治报。若是念佛三昧遍治一切。遍治三毒,遍治三障”。[44]依据这样的说法,吉藏得出如此结论:

以此三昧治三障,以此三昧治三毒三障故。所以作此观三昧,即生彼净土。[45]

不仅如此,吉藏还将念佛三昧作了通、别二种划分。将念佛名称为别念佛三昧;将念佛国土、树木,乃至念佛等,通念净土的依正庄严,名通念佛三昧。并且,他还言:“佛有无量功德,念佛无量功德,故得灭无量罪”。而念净土的树、水,同样可以往生。

2、修三福善往生净土

修三福善往生西方净土,这是《观无量寿经》中明文记载的经文。对于这段经文,古今千百年来,佛教祖师有种种的论断。同样,吉藏也有自己的看法。《观无量寿佛经》言:

一者、孝养父母,奉事师长,慈心不杀,修十善道;二者、受持三归,具足众戒,不犯威仪;三者、发菩提心,深信因果,读诵大乘,劝进行者。[46]

吉藏认为第一福是世间的凡夫善,第二福是小乘善,第三是大乘善。为什么呢?他自己解释说:第一福中虽然言孝养父母,修行十善,而没有受三归五戒,从第二福开始明三归五戒,所以是世间凡夫善,也称旧善。第二福是佛客善,也称佛法小乘善。第三、发菩提心,信因果,读诵大乘经典,所以是大乘善。不仅如此,他还认为这三种福,摄尽世出世间的一切善。而这三种善正是生净土的因。他解释说:

三种善生三种净土,上品善生上品净土,中品善生中品净土,下品善生下品净土。自有三种善生一种净土。今此中明三种善生一净土……生西方弥陀净土。[47]

此三种皆是净心。孝养父母心,此心亦净;乃至发菩提心,此心亦净。此三种心皆净,故得土亦净。……若得此心,只此则是西方净土。[48]

吉藏认为修三种福都是以清净心做为基础,所以能够基此而往生西方净土。

3、修十六观往生净土

十六观,主要是观极乐净土阿弥陀佛的依正庄严。从观无量寿佛国的树、池到观国中的佛及菩萨。而这十六观的每一观都是往生净土的因,即是说有十六种往生净土的方式。我们知道观佛可以往生西方净土,而观国土中的树、水为什么也可以往生净土呢?吉藏的说法是:

此是佛依果,佛无漏业所起。此树是佛树,地水佛地水。念佛地水,则是念佛。此之地水柔软微妙,不如此间地水……此之地水,微妙清净,如梦如幻。只依不异正,正不异依。依正不正,正依不依。依正不依正,识依正即识不依正。识假则识中。若尔,岂不灭罪耶?[49]

吉藏以中观不二的思想运用到净土佛国中来。他以依正不二的思想解释净土的树、地、水。他认为净土的地水都是佛无漏业所起。地水是佛的地水,树是佛的树。而佛与地水本自不二,正依无别。所以修十六种观可以往生西方净土。

五、结语

吉藏在《观无量寿佛经疏》中提出了自己对于净土的种种观点,而这些观点中的许多说法,对于后来学净土的人有了一个思考的空间。如净土中的佛的寿命是有量的,佛国是化土,众生是分段生死所摄,而净土在三界内等。这些说法令后来净土宗的学人不得不思考其中是否存在问题,如何对应这种说法等等。

这篇论文,只是诠释一下三论宗的前人是如何看待佛国净土的,对于净土都有哪些观点与看法。从对吉藏《观无量寿经疏》的标点到解读,令我能够有幸记录、学习并思考了三论学人净土的看法。从中也大略的明白几件事实,如在唐朝时期的净土思想并没有得到很好的诠释,思想方面也并没有完备。而同时代的祖师对于佛国净土看法是不同的,甚至有人提出异议。而三论宗虽然盛行于当时,而对于净土思想同样有着不同的见地。所以从中观的角度认识净土,有点难。但中观的不二思想,绝对可以成就净土佛国。

(责任校对:行空)

[①]《大正藏》第37册。

[②]《大正藏》第37册。

[③]《大正藏》第37册。

[④]《大正藏》第37册。

[⑤]《卐续藏》第22册。

[⑥]《大正藏》第37册

[⑦]《卐续藏》第22册。

[⑧] 唐道宣撰《续高僧传》卷11,《大正藏》第50册,第513页下。

[⑨] 唐道宣撰《续高僧传》卷11,《大正藏》第50册,第513页下。

[⑩]《大正藏》第50册,第514页上。

[11]《大正藏》第50册,第514页上。

[12]《大正藏》第50册,第514页下。

[13] 唐道宣撰《续高僧传》卷15,《大正藏》第50册,第549页中。

[14]《大正藏》第50册,第514页上。

[15]《大正藏》第50册,第514页中。

[16]《大正藏》第50册,第514页中。

[17]《大正藏》第50册,第514页中。

[18]《大正藏》第50册,第514页中。

[19]《大正藏》第50册,第515页上。

[20]《大正藏》第50册,第514页下。

[21] 以上内容的一部分来源于日本元兴寺安远律师著《三论宗章疏》,及现存于《大正藏》与《续藏经》的所收集吉藏论著。

[22]《大正藏》第37册,第233页中。

[23]《大正藏》第16册,第362页中。

[24]《大正藏》第25册,第784页中。

[25]《大正藏》第37册,第234页上。

[26]《大正藏》第37册,第234页上。

[27] 此指《无量寿经》。

[28]《大正藏》第37册,第234页中。

[29]《大正藏》第12册,第357页上。

[30]《大正藏》第37册,第238页上。

[31]《大正藏》第37册,第238页上。

[32]《大正藏》第37册,第235页上。

[33]《大正藏》第37册,第235页上。

[34]《大正藏》第37册,第235页上。

[35] 曹魏康僧铠译《佛说无量寿经》卷上,《大正藏》第12册,第270页上。

[36]《大正藏》第12册,第271页中。

[37]《大乘义章》卷八,《大正藏》第44册,第615页下。

[38] 吉藏《胜鬘宝窟》,《大正藏》第37册,第48页下。

[39]《大正藏》第37册,第235页中。

[40]《大正藏》第37册,第235页中。

[41]《大正藏》第37册,第235页中。

[42] 这种说法,在《大智度论》卷37中也有言:“如是世界在地上故不名色界,无欲故不名欲界,有形色故不名无色界。诸大菩萨福德清净业因缘故,别得清净世界出于三界。”

[43]《佛说无量寿经》卷上,《大正藏》第12册,第270页上。

[44] 吉藏《观无量寿经义疏》,《大正藏》第37册,第238页下。

[45] 吉藏《观无量寿经义疏》,《大正藏》第37册,第238页下。

[46] 宋西域三藏畺良耶舍译《佛说观无量寿佛经》,《大正藏》第12册,第341页下。

[47] 吉藏《观无量寿经义疏》,《大正藏》第37册,第241页下。

[48] 吉藏《观无量寿经义疏》,《大正藏》第37册,第241页下。

[49] 吉藏《观无量寿经义疏》,《大正藏》第37册,第242页下